我等是山區教師。我們這個群體,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崇高了。人們說我們是人類靈魂的工程師,說我們是蠟燭,燃燒了自己照亮了別人。這些話,聽得我們耳朵起繭子了,看得我們直想吐。其實我們根本就沒有那麼崇高,我們之所以選擇了這個職業,只是混口飯吃而已。想到這個職業還穩定,想到這個職業也不過分勞心勞力,收入雖然菲薄了些,但糊口也還有希望,也就比較來比較去,最後從了。我等對這頂崇高的帽子,實在是興趣全無,甚至有些恨恨的,恨他不能變成哪怕是半張百元大鈔,使我等拮据的生活,變得有尊嚴一些。我們山區窮,因之我們的工資水落船低,快低到了塵埃里了。要糊住一家人的口,得把算盤打得比黃世仁還精。
  我等是都市建築工,我們這個群體,也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崇高了。有人口水暴漲地宣揚說,如果沒有我們,人們將居無其所。好像所有的人,都要對我們感恩不盡才是。其實這大錯特錯了。我們做建築工這份苦力,實在也只是為了養家糊口。這份工薪還可以的苦力,我不去做,自然有許多人爭著去做的。我等是好不容易托熟人,才找到這份活兒乾的。世界上根本就不缺沒有多少技術含量的建築工,也就是說,假如沒有我等,人們就沒有房子住,這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偽命題!有人不知出於何種目的這樣毫不吝嗇地抬舉我們,至少在我,是不領情的。如果誰能行行好,慷慨地接過我們被崇高的帽子,換點碎銀子給我們,我們倒會感激涕零的。
  我等是城市環衛工,我們這個群體,也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崇高了。人們恭維我們是城市的美容師。什麼狗屁美容師,我們只是一些辛苦且卑微的掃馬路的。我們也絕對沒有為城市美容的宏圖大志,只是能力太差,找別的工作難於上青天,只有這個被許許多多人瞧不起的工作,還算仁慈,沒有斷然拒絕我們。我們對這份工作,充滿了感恩。不過,感恩是感恩,並沒有美化這項工作的狼子野心。說我們是城市美容師,權當對我們的調侃而已,不放在心上的,誰把他當真,誰就是二得出類拔萃了。你知道的,我們這工作,不但累,而且待遇很羞於說出口的。有記者近期還報道說,我們的工作,不像交警一樣是受法律保障的,上路清掃屬違法。一旦出現了車禍,活該我們倒霉,待遇比交警差到哪裡去了。一頂當不得飯吃的桂冠,誰稀罕呢?有能力改變我們命運的人,如果肯收回這頂桂冠,而實實在在地給我們加一兩級工資,或者改變我們工作違法的尷尬處境的話,我們會為他燒一輩子高香的。如果他們覺得不過癮的話,山呼萬歲都可以,要怎麼著就怎麼著。
  我等是農民,我們這個群體,同樣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崇高了。有人很鄭重其事地說,不要忘了,是農民養活了我們。這話我們初聽起來不能說不順耳,但仔細想想,就覺得太誇大其詞了。我們種田,絕沒有養活誰誰誰的崇高理想,我們也只是為了養家糊口而口咬黃土背朝天的。再者,也不存在誰養活誰的問題,只是分工不同而已。而且,如果我等拒絕種田的話,於大局毫無影響,別人照樣種田種得歡。少些人競爭,別的種田者高興還高興不過來呢!我的願望是,別提養活不養活那樣崇高得嚇人但一點實際利益也沒有的話,給糧食給蔬菜稍稍提點價,讓我們多得哪怕一點點利,以補貼家用,使我們也生活得體面一點,有尊嚴一點,我們會涌泉相報的。
  被崇高,也許是某些好心人在玩平衡術,給某些虧老鼻子了的行當一些精神補償。不過,我等不可願被崇高,我們在物質生活還遠遠談不上奢侈甚至捉襟見肘的境況下,願拿虛無飄緲的精神鼓勵換點白花花的大米。有識之士若硬要哀其不幸、怒其不爭地批判我等鼠目寸光,無所謂。
  文/曾德鳳  (原標題:被崇高的精神平衡術)
創作者介紹

復活節

khqkodsbfkh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